冷cp爱好者,布袋戏骨灰粉(史家+三杰+三先天等),彩云双玉,游戏渣

向组织报告(开心.jpg

我大概是傻了……

混吃不嘴欠

正剧两人要暂时告别啦XD,于是给组织还债安慰一下。

私设警察故事系列的一部分。

小学生文笔的相声剧本……轻PIA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“所以说,你认为这次的事情不是巧合…而是有人刻意放出消息?”


听闻的人正在灶台前煮着小白菜鸡蛋面,鲜明的绿色缀在一片素色中不显单调,咕嘟的汤头里还翻滚着红艳的胡萝卜。虽然只是简单的夜宵,深夜厅堂里弥散出的香味足以让食不果腹的人垂涎青睐。


坐在后方的身影正安静地端着一杯奶茶不时品抿,抬起的目光清澈诚恳。


“我不是想怀疑什么人。”


“但...

………我觉得我对砚仔是真爱了吧……(捂脸)

数月不摸已近残废(咸鱼躺

[金光布袋戏/俏砚] 还珠

不能我一个人受伤害…玻璃渣也要分享(你走

脑内深潜:

还珠



·俏如来×砚寒清


·和原作剧情有出入。各种瞎起的人名地名。


·干巴巴没有什么意思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[壹]



日入之时,鹄望山脚下的一座废寺前忽然迎来了人声。一辆马车缓缓行至寺门前停下;驾车的青年面色疲惫...

【鳞鱼】锦鳞谁渡?

王相一路走来背负承担了太多…许多道理和事情尽管明了、又终归在千秋大梦中一语无言

慕卿千余载:

*文:慕卿


*CP:#鳞鱼##王相#北冥封宇×欲星移


**给 @叶有钱 的生贺,原剧背景,各持观点,若不符各位读者意,请一笑置之,感谢!祝有钱生日快乐,爱你。


*****



假如你活在海底,我就会自断双腿变成鱼;


假如这份话语能传达给你,就算拿去我的声带也可以;


你在世界的另一面发亮,而我则是反映著你的一面镜子。


——天野月子



正文:



若...

《修者鱼精二三事》之君不识

随手码个脑洞段子,私设佛门俏和砚🐟(摊手)灵感是亲友送的一幅画hhh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无去无来,不生不灭,一念不生,心自澄然。…”

哗啦一声清响,湖面涟漪微动,荡开的细纹中,隐约现出几点鳞光,莹莹似玉。

透过层层碧水,雪白的纱衣被一角清风吹动似荡出旖旎波光, 禅坐的身依旧安静如身后郁郁葱葱的古木,沉敛无言。

“…师父说,渡人便先渡己…渡身是去烦恼……”年幼的孩子目光透过粼粼水面,映着池中生灵,继而叹息,“…当鱼儿真好啊这样就没有烦恼了……”

……笑话。

池中的鱼摇了摇尾,悠悠地游离岸边清浅,沉入池底。栖息一方水,也终究归于溪流源头,不及彼岸。那些世人凡尘的贪恋怨念...

emm………

钜子大人生快

先勾墨线的失败之谈……

总之先交差吧第一份双一哥产出

嗯……随便玩了一下play就这样了……
俏哥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吧

“先生比想象中的要轻呢……”

“……俏如来你再不放下我就要打你了。”


然后呢,他就被打了(p3来自月千太太)

归途(段子)

之前小圈梗的涂鸦之后…答应某人的配图文…

想不到彼此脑子里竟然心有灵犀地全是刀子……?(死)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波光透日,浩瀚粼粼。无风的海境不比中原山河万千,却别有一番清净深沉的风韵。


向往的忙中偷闲不知几时几乎成了惦念,劳心奔走,掩面嗟叹,甚至是从前少有的嘲讽拌嘴,不仅感慨,心念的方向,脚下的路途,何时已然不再重合。


信步沿着皇城内各处兜兜转转,竟不觉又来到了熟悉的所在。佳肴珍馐,杯盘碗盏,每一件都有着令人安心的气息。执起手边的汤匙,轻扣在碗口边,触感与声响都在闭目的感知里唤起一幕幕经年流转。


昔时亲友谈笑,共事...

厨子与食客

ps某人说画的俏没有🐟可爱……明明是滤镜作祟!(哭笑不得

#藏史# 碧血东风(四)

间隔太久放个前情提要:碧血东风(三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四、


一身蓝衫的年轻人是夜来到万济医馆门前,里面久候的人似是早就料到一般没有熄灭光亮,当事人掂了掂肩上的布包自顾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。


偏堂之内,神蛊温皇在桌前点了一豆灯火,见人到来便翻了一下手中的羽扇指向了桌上半冷的茶杯。


“劳烦好友前来,是温皇招待不周了。”


对方把布包往桌上一撂,在对面坐了下来。


“免,跟你神蛊温皇交朋友,我还想多活两年。”


“唉、温皇以诚待人……同为万济医馆修友,好友这话说的可就见外了。”...


大概是砚仔跟随师相的时候吧……

以鱼的性格会不会趁机揩油??(你走)

大概是师徒向的 欲砚 吧 

一个段子

午后夏日,御膳房内本无人光顾。

锅中的汤汁渐渐沉淀,米白色随着翻涌的滚水慢慢褪去,时不时可见珍珠一般的米粒跳动浮上。

守在炉前的人不敢怠慢,挽至手肘的衣袖垂在身前,额角也布满了细细的汗珠。

…唉,真是麻烦呐……

关了炉火滤过冷水,粒粒结晶霎时变得晶莹剔透,圆润小巧。

案台之上,堆了些许五颜六色的瓜果,平日里王储大臣们的口味总要记得清,少了哪样食材都是不好。

锋利刀刃剖开新鲜的外皮,便能闻见四溢的果香弥散开来,朱栾味酸,红如玛瑙,粒粒的果肉每一颗都饱满多汁。尝一口便觉提神的酸甜直达腑脏。

蜜望亦为果中之王,汁水甘甜,色泽更是诱人般的金灿,配之朱栾色味俱全。

不久前海境又入了一批瓜果食材,不得不说中原的物产确实令...

【藏史】百索子

 ※山海经妖怪背景,白虎藏镜人x白麒麟史艳文。

大概是很久以前的故事。


本来都是端午节前想写的了……这拖延症治不好了

不怎么好吃的、正片绝对不会有的矫情画风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晨曦的阳光还很稀薄的时候,两境交界的天门掩映在隐隐漂浮的云海中。


天光还没有大亮,微微打开的栈道萦绕着界域空气互流的灵光,与周围的缥缈景象几乎融成同一抹颜色。茫茫的白色之中,一叶小舟和着缓缓的摇橹桨声,慢慢地漂进模糊的视界里难以寻辨。待到白雾逐渐淡去,周遭的景象也越发清晰起来,鳞次栉比的民居屋...

其实雁和鹅做法差不多…(吃东西

拿到了我的崽们开心到起飞~~~


他们多可爱多可爱多可爱啊(捧脸)

新剧这两只非常萌所以十分想给他们加戏(扶额


试吃鱼也是鲛人就撞了设定了好想让他当只鹅(你走开)


三太子放开你的手

金光神兽系列

双子带娃

……大家端午安康_(:з」∠)_

碧血东风(三)

上一章:碧血东风(二)

本章略长,有点磨叽。


三、


夜深人静。


院中灯火未灭,仍不免暗处生变得悄无声息。


屋檐上瓦片轻动,不速之客的暗影在灯火不及的夜色中无声潜入,伺机而行。


鬼魅的脚步在唯一飘忽烛火的房前停了下来。


窗棂上的影子模糊不定,掠过黑巾蒙面下的眼窥视着屋内光景。


蓦然冷风忽至,闻风欲动却被纯粹凛冽的刀气逼开窗前。


“拜托一下……深更半夜、来访请走正门好吗?”


循声望去,月光之下的来人深衣锦服,暗红的发随意束起,看起来随性平和又不失特殊的气质。


对方说完又自言自语嘟囔了句,“哦不对、这个时间从哪来都不太正常。”...


被同好分享的同人洗脑了好几天,发现自己又爱上童年了!啊啊啊啊啊曾经热血纯真的少年友谊也好有爱啊QAQ让我刷一发地拉虎渡大法好!

不吸水神烦!!!!!

七嘴八舌

      最近一直加班、同朋友闲谈总会用“蹭的累”来形容我们这些老黄牛的加班党——其实想想平日里大家都会相互抱怨一些,学习困难啦、工作吃力啦、遇到哪些气结的事儿跟人撕逼啦(喂你)……都很正常、不过这些都无需困扰人太久,水到桥头自然直,而这其中也不是让人坐等怨艾,学会点儿思考方式的智慧能让自己轻松很多

      之前补剧霹雳的时候玄同曾经对失忆的老素提及对他本人的评价:“兼顾天下的人,没有坚强的心灵,承受不了太多的打击,其中又以人言最为可畏,学会挺过来、并从中汲取人生的智...

下面为原图……

应群内小伙伴要求的脑洞…虽然大概是无差吧


最后号泣一下这个每天以猫片为粮食的群!这么冷清!这么冷清!!!QAQ

#藏史# 碧血东风(二)

二、


月影竹林,琴音扣弦。


巍峨京师,总有一方尘嚣世外、大隐无常。


一人,一琴,指下流音奏宫商。一衫,一剑,盏中清茗蕴含香。


曲终停罢,倚竹而立的剑者便斟了茶杯,置于桌案琴头。


“今日的琴声,有些不同了。”


“朝野冗杂,太常音律总是不如江湖闲曲,”端坐在琴案之后的女子淡然轻叹,“声在人心而已。”


剑者诚然:“身在其职,便行其事。吾相信你能权衡得当。”


清风忽过竹林,拂动水色裙裾清冷高洁,轻纱微动,素颜倾城。


“有尸此言,无焰记下了。”


“哈。”


琴者翻手,眸中掩映若秋水浮光,看似静若深潭,却难测其中。


“日前南去,可是...

岁月下部·碧血东风(一)

小伙伴都说封面看起来不太好就去掉了滤镜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一、


应天承命,腹地中原。


作为曾经开朝先祖的建都疆域,应天府虽不及京师天子脚下,却也十足成为了政经人和的聚集之地。不仅同等掌控着巡守周边的兵权,也是连接京师与边陲他乡甚至外境往来的重镇。


云州城既为中原西南的边陲名城,又是应天府的接洽、管辖之首,毕竟,这里亦是中原和苗疆边界最大的关隘城池。


何况,此地又有着鼎鼎大名苗疆亲王的别府。


入夜已深,灯红酒绿。


偌大府邸的高墙已然挑起了梅兰竹菊、祥瑞云纹的纸灯,通明如昼。


正厅的院落之中,火树银花,...

岁月下部·碧血东风(序)

上部传送门:《遗珠沧海》

如期开坑


(序章)


南疆山水,染墨成晕。


如霞嫣红染了半边天幕,却中夹泣声如诉。星火飞花,流萤点点,渐入无月之夜。


似要洗尽前尘,零落成灰。


素色身影于暗夜林间停步驻足,回望的双眸倒映出火光熠熠,却是无语凄然。散开的长发让凝重的面容透出几分不符装扮的阴柔。


昔日桃源遗世,今朝满目疮痍。


揣紧了怀中之物,素衣人毅然转身离去,再不回首。


……


——南疆犯境,应天府兵马坐拥重兵,延误军机、不及救国之危,其心叵测……


鞠躬尽瘁,一心朝堂,也终究难抵人言利欲之威。


是笑,是叹,却也仅有一身傲骨正气,...

嗯一个随意的……跨棚拉郎

双一哥那么火、感觉双公子挺冷清的(趴

两位公子其实都挺有佛缘的?[笑哭]

果然加了网点效果杠杠的

© 潋滟唐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