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cp爱好者,布袋戏骨灰粉(史家+三杰+三先天等),彩云双玉,游戏渣

#跨棚eg向# 知兄莫若弟之损友同盟

蛇精病50问,没看新剧的自娱自乐

cb还是cp权看自己的理解吧┓( ´∀` )┏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采访人:剑子仙迹、神蛊温皇

受访人:天地不容客(藏)、谈无欲


藏:……

谈:【喝茶】

温:噫,好友不喝茶吗?

藏:这是个(特么)什么组合

温:如你所见是好(sun)友组合啊~

藏:谁跟你是好友?!

神蛊温皇:唉,好友你这样说,让温皇着实心伤啊~

剑:嘛、既然是做苦境与中原两位“第一人”的闲(ba)谈(gua),那么你们二位应是当之无愧了。好友以为如何?

谈:(皱眉)……损友这个词、吾非常赞同...

………………风心这个cp………………应该叫什么呢……—L—


总能跌入极地世界


好像不太可能有……群吧……(失意体前屈)

一张窗本子的废稿。


永远止步于勾线系列,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魂小淡:

献给喜欢书法字体设计的可人儿~

注:笔刷来源于deoR的工具预设,关注D大,微博名:deoR,文章中提到的全部笔刷都可以在大大微博免费下载~

关注我近期动态也能直接下载!

………………原来七夕是周五来的吗?………我一直以为是周六…………加班到另一个世界………

嘤嘤嘤俏砚粮要赶不上了(抹泪

“放鹅路上遇见俏如来”

———摘自俏如来po主基友的调侃

感谢小满同学@小满同学欢乐多 对我任性的要求~两只鹅真可爱!辛苦了!

#0629硯寒清出場(生賀)紀念#⋯⋯忙成狗的某完全沒時間把腦洞的文憋出成稿,無奈只得幹一趟末班車弄個小劇場祝硯魚生快~希望他下戲也能依舊做一尾快樂的鹹魚2333,tag是#俏硯#然後有一點看不出來的私心#溫狼溫#

借着道友的图来一下,求手下留情让我继续咸鱼

什么鬼:

😂😂😂

他年应笑我

作品:金光布袋戏

CP:藏镜人/天地不容客x史艳文

背景:原剧向衍生

FT:给月老板的CP无料,敬我的初心


小来落托复迍邅,一辱君知二十年。


中苗边界,烽火难平,便是旌旗战场。


双方交战已久,两边的将领都没有因渴望停止战争而松懈的机会,毕竟,那不仅关乎功败垂成的战果,还有成百上千损兵折将的生死。


距离边境战场不远的高峰之上,一道挺拔的人影身跨战马,威严的金甲在风沙烈日中折射出灿然的光芒。


斗笠面具之下的双眼,锁向前方交战的旷野荒原。


远处烽火升空,胶着的战况随着两军交火范围的移动开始些微改变。势均力敌的排兵布阵虽偶有进退却始终无法打破僵局,...

半夜醒来嗑俏砚………

非常适合的梗

其实之前还欠了一篇(重点划掉。

啊……世界上怎么没有脑洞文字转换机这种发明呢(豹哭

截图纪念。

唯一遗憾还没入手钜子俏……嘤、藏也不待见我QAQ

前排求大陆的道友拼邮费,有意入俏砚本的请私我T_T……拼本的小伙伴会送自制俏砚明信片~

本子详情: http://banau953.lofter.com/post/1cce72ef_128e198c


微博搞了转抽求小天使扩(跪)



就……想看看有没有同城的道友啊……撒鼻息………QAQ

碧血东风(五)

撒土复健、赶个末班车凑生贺……

前情传送门:碧血东风(四)


…………那啥,未遂(?)


五、


三月杨花,点点诉离人。


幕间清风朗月,和着街市沉入夜色的喧闹未减,却更添风韵。


指下三寸,清响一声,便是明腔丽调,一把好嗓音换来座下喝彩,几分诚然,几分浮夸,不过眉间一抹赔笑而终。


——梅亭兆白首,郎心侬早知……


婉转歌楼之上,轻纱漫舞,尤想茶香里江南评弹幽幽怨怨,又似乎多了那么点儿触景生情的惆怅。


……啧。


客座间的俊眉似是不由又忧伤了些许。


杨柳腰,步生莲,轻偎至近前。斟酒低眉,不由秋水流转,盈盈一瞥。


却蓦然被如夜蓝眸...

未识(默苍离x史艳文)

练笔。私设偷跑没逻辑。
大概没有正篇系列(死

借机替莲砸群宣:家国天下组南极考察671321343,这么好嗑不来一发么hhh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暮色氤氲之时,远山如黛。

官道上远远行来一人一马,停在路边的客栈门前。来人抬眼看了看门楣,便翻身下马走了进去。

“哎、客官,您是打火还是住店呐?”

小店不大,坐在大堂里的人一眼能看个来回。

几个挑脚山夫,一个读书人,两个喝酒的差役,还有一对男女带着孩子。

年轻人摘下斗笠,露出一张如玉斯文的面容:“打尖,有劳了。”

“好嘞~”

二两牛肉,一壶老酒,小菜相佐,闲话江湖。

“小二哥,敢问由此上京,还需多少时日?”

白色的手巾板啪嗒地...

来一发本宣…转发抽奖及链接请走微博

正气山庄:http://overseas.weico.cc/share/10756943.html?weibo_id=4179152162584369

向组织报告(开心.jpg

我大概是傻了……

混吃不嘴欠

正剧两人要暂时告别啦XD,于是给组织还债安慰一下。

私设警察故事系列的一部分。

小学生文笔的相声剧本……轻PIA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“所以说,你认为这次的事情不是巧合…而是有人刻意放出消息?”


听闻的人正在灶台前煮着小白菜鸡蛋面,鲜明的绿色缀在一片素色中不显单调,咕嘟的汤头里还翻滚着红艳的胡萝卜。虽然只是简单的夜宵,深夜厅堂里弥散出的香味足以让食不果腹的人垂涎青睐。


坐在后方的身影正安静地端着一杯奶茶不时品抿,抬起的目光清澈诚恳。


“我不是想怀疑什么人。”


“但...

………我觉得我对砚仔是真爱了吧……(捂脸)

数月不摸已近残废(咸鱼躺

[金光布袋戏/俏砚] 还珠

不能我一个人受伤害…玻璃渣也要分享(你走

脑内深潜:

还珠



·俏如来×砚寒清


·和原作剧情有出入。各种瞎起的人名地名。


·干巴巴没有什么意思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[壹]



日入之时,鹄望山脚下的一座废寺前忽然迎来了人声。一辆马车缓缓行至寺门前停下;驾车的青年面色疲惫...

【鳞鱼】锦鳞谁渡?

王相一路走来背负承担了太多…许多道理和事情尽管明了、又终归在千秋大梦中一语无言

慕卿千余载:

*文:慕卿


*CP:#鳞鱼##王相#北冥封宇×欲星移


**给 @叶有钱 的生贺,原剧背景,各持观点,若不符各位读者意,请一笑置之,感谢!祝有钱生日快乐,爱你。


*****



假如你活在海底,我就会自断双腿变成鱼;


假如这份话语能传达给你,就算拿去我的声带也可以;


你在世界的另一面发亮,而我则是反映著你的一面镜子。


——天野月子



正文:



若...

《修者鱼精二三事》之君不识

随手码个脑洞段子,私设佛门俏和砚🐟(摊手)灵感是亲友送的一幅画hhh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无去无来,不生不灭,一念不生,心自澄然。…”

哗啦一声清响,湖面涟漪微动,荡开的细纹中,隐约现出几点鳞光,莹莹似玉。

透过层层碧水,雪白的纱衣被一角清风吹动似荡出旖旎波光, 禅坐的身依旧安静如身后郁郁葱葱的古木,沉敛无言。

“…师父说,渡人便先渡己…渡身是去烦恼……”年幼的孩子目光透过粼粼水面,映着池中生灵,继而叹息,“…当鱼儿真好啊这样就没有烦恼了……”

……笑话。

池中的鱼摇了摇尾,悠悠地游离岸边清浅,沉入池底。栖息一方水,也终究归于溪流源头,不及彼岸。那些世人凡尘的贪恋怨念...

emm………

钜子大人生快

先勾墨线的失败之谈……

总之先交差吧第一份双一哥产出

嗯……随便玩了一下play就这样了……
俏哥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吧

“先生比想象中的要轻呢……”

“……俏如来你再不放下我就要打你了。”


然后呢,他就被打了(p3来自月千太太)

归途(段子)

之前小圈梗的涂鸦之后…答应某人的配图文…

想不到彼此脑子里竟然心有灵犀地全是刀子……?(死)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波光透日,浩瀚粼粼。无风的海境不比中原山河万千,却别有一番清净深沉的风韵。


向往的忙中偷闲不知几时几乎成了惦念,劳心奔走,掩面嗟叹,甚至是从前少有的嘲讽拌嘴,不仅感慨,心念的方向,脚下的路途,何时已然不再重合。


信步沿着皇城内各处兜兜转转,竟不觉又来到了熟悉的所在。佳肴珍馐,杯盘碗盏,每一件都有着令人安心的气息。执起手边的汤匙,轻扣在碗口边,触感与声响都在闭目的感知里唤起一幕幕经年流转。


昔时亲友谈笑,共事...

厨子与食客

ps某人说画的俏没有🐟可爱……明明是滤镜作祟!(哭笑不得

#藏史# 碧血东风(四)

间隔太久放个前情提要:碧血东风(三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四、


一身蓝衫的年轻人是夜来到万济医馆门前,里面久候的人似是早就料到一般没有熄灭光亮,当事人掂了掂肩上的布包自顾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。


偏堂之内,神蛊温皇在桌前点了一豆灯火,见人到来便翻了一下手中的羽扇指向了桌上半冷的茶杯。


“劳烦好友前来,是温皇招待不周了。”


对方把布包往桌上一撂,在对面坐了下来。


“免,跟你神蛊温皇交朋友,我还想多活两年。”


“唉、温皇以诚待人……同为万济医馆修友,好友这话说的可就见外了。”...


大概是砚仔跟随师相的时候吧……

以鱼的性格会不会趁机揩油??(你走)

大概是师徒向的 欲砚 吧 

© 潋滟唐 | Powered by LOFTER